原标题:现场|亲历德甲重启:球迷爬树看球,酒吧聚集却又保持纪律

小球迷庆祝拜仁获胜。

周一凌晨,在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沉寂之后,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终于再次登场。

根据德国电视一台ARD和电视二台ZDF的数据,拜仁VS柏林联合的比赛收视率高达4%,相当于至少超过200万名观众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

但相比于火爆的收视率,在柏林联合的主场老林人体育场,严格防疫措施下进行的空场比赛使得球场无比冷清。

德国人称这为“幽灵比赛”——不仅看台上空无一人,根据德国足球联盟的规定,球场内总人数不得超过300人,球场外禁止一切球迷集会。即便是平日里球迷聚集的各大酒吧,也要严格遵守五花八门的防疫条例。

不过,这些困难并难不倒狂热的球迷。

德国球迷直接上树了。

小聪明和纪律性

当天17时,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一小时。此时柏林联合主场外400名警察已经严阵以待,警察人数甚至比场内总人数还多。

很快,一批不服防疫条例的50人队伍涌向球场,只为迎接球队大巴一睹球员风采。人数上的劣势使得该群球迷很快便被警察队伍撵回了家。

或许是精通声东击西之计,在警察忙成一团的时候,两名球迷趁乱在球场的另一侧攀爬上了树,准备以此偷窥比赛。直到十几分钟之后,两名球迷才最终被警方发现被勒令退出球场区域。

虽然德国球迷有着小聪明,不过讲究纪律性的德国人的确并未在比赛日出现大量聚集等违反防疫条例的现象。

以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所在的北威州为例,当局已经禁止了酒吧和餐馆的站立席位,所有球迷和顾客在就餐和看球时必须保持1.5米间距,起身上厕所时必须戴上口罩,邻座顾客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也必须记录在案,室内大声欢呼更是严格禁止。

或许是为了规避麻烦,也或许是因为德国两个月来天气一直晴朗,大部分酒吧都将大液晶屏搬至了户外,所有坐席也均改为露天席位。

在笔者所居住的法兰克福,因为坐席之间间距更大,比赛期间的露天席位占满了市中心几乎所有广场——超过半数的球迷皆佩戴口罩,大声欢呼并未出现,大街上身穿球衣的人群也寥寥无几。

球迷酒吧内看球。

为何经济利益高于民众健康?

平稳进行的空场比赛也代表着,通过“幽灵比赛”以完成剩余赛季的方案得到了大多数球迷协会和球迷的认可。根据FanQ在移动端的球迷调查显示,74%的球迷对该形式表示了理解和支持。

即便是最死忠的多特蒙德南看台球迷代表、2019年德国足球文化奖得主格鲁策斯基也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表达了对空场比赛的理解。

“空场比赛时我们仅仅是看客,而不是像球员一样,是历史创造者,不过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在疫苗上市前禁止一切比赛也并非好主意。”

虽然幽灵比赛的形式得到了大多数球迷的谅解,但是该方案却遭到了各大死忠的Ultras球迷组织(指球迷通过一些狂热的方式表达自己对俱乐部的热爱)的激烈批评。

“以空场的幽灵比赛形式重启联赛,在如今的情况下完全不可接受。这种提议能够被讨论、被通过,本身就是足球发展方向根本性错误的体现”,Ultra球迷组织联合会Fanszenen Deutschland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如此写道。

该主张也得到德国另两大Ultra组织Unsere Kurve和Pro Fans的支持。

不仅仅是在率先复赛的德国,在获悉德甲即将复赛之后不久的5月13日,泛欧球迷Ultra组织United supporters of Europe第一时间便联合全欧洲的Ultra组织公开致信欧足联,要求在允许球迷入场的公共卫生条件满足之前,全面禁止欧洲范围内的一切幽灵比赛。

36支德甲和德乙球队中的20支球队Ultras组织都出现在了该公开信的签名栏中。该公开信的主旨只有一个:为何经济利益高于民众健康?

居家看球的球迷。

朴素的社会道德底线

我们下面来看下Ultras的诉求。

首先,几乎所有Ultra组织都将空场比赛视为资本进一步侵蚀球迷与球队互动基础的阳谋。在Ultra组织们看来,如今已经过于商业化的足球模式中电视转播费相对门票收入的占比已经过高,球队的可持续性无法得到保证。

Ultra组织本希望借助此次疫情机会要求球队进行改革,在断炊的时间内在商业转播和球迷互动之中寻找新的平衡点,并进一步强化德国人引以为傲的50+1原则。

“我们要与疾病作斗争,而非针对症状”,另一个Ultra组织Unsere Kurve在声明中一语双关地将“疾病“暗指在足球世界中力量过大的资本力量。拜仁的Ultra球迷组织“第12人”(Club Nr.12)更是在声明的最后一句中呼吁道——结束资本的独裁。

除了对资本力量的不满之外,空场比赛引发Ultra组织们反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此举触碰到了Ultra们朴素的社会道德底线。

Ultra联合会Fanszenen Deutschland声明中的表述所言,“这是对其他社会群体赤裸裸的嘲讽。当医护人员在拯救生命的关口,并不是可以踢球的时候。”

除了对于足球的狂热之外,Ultra们也有着对于所在城市的热爱和极强的归属感。在新冠疫情期间,这些Ultra们牵头成立了各种互助组织,为不得不居家隔离的群体和医护人员家属提供基本生活物质供应和帮助。

Ultra们普遍认为,恢复比赛会向社会传达世界太平的错误信号。

事实上,多特蒙德南看台球迷协会早在鲁尔区德比被迫中断之前的3月中旬就主动发声:“我们当然期望通过包括迎接球队大巴等形式弥补空场比赛的遗憾,但是我们明确不会在球场外组织聚会。”

以至于北威州内政部长罗尔也不得不公开承认:“以前我曾多次批评Ultra组织,但在这个周末它们的表现是榜样级的。”

科隆Ultra组织场外抗议标语。

这比看一场没心没肺的比赛有价值

除了慕尼黑和多特蒙德之外,Ultra组织们的不满也几乎在其他各大德国城市都有体现。

在汉诺威96的主场HDI竞技场、汉诺威市政厅和市中心地区都出现了“足球回归本源,即刻改革”、“对幽灵比赛说不!”的巨大涂鸦。

在科隆大教堂门口,“立刻停止联赛”、“我们的钱比你们的健康更加重要——科隆FC”等讽刺海报在街边被到处张贴。

在斯图加特的国王大街上,“足球永生、病的是商业模式”的口号也随处可见。

杜塞尔多夫的Ultra球迷协会dissidenti也在其网站上张贴着:“对于我们而言这个赛季已经结束,虽然在球场外组织抗议并不困难,但是我们会承担社会责任,并向人们展示团结的力量,因此不会有任何公开形式或内部的聚会。”

不仅仅是花式抗议,采取冷处理手段的Ultra组织也不在少数。虽然复赛后的德甲比赛收视率创下新高,但不少比赛一场不落的Ultra组织成员都宁可选择爬山、烧烤等户外活动,也拒绝守在电视机前看比赛。

在5月16日莱比锡红牛对阵弗莱堡的比赛期间,一群打着“足球,没有球迷,你什么也不是”口号的弗莱堡Ultra组织成员走上街头,义务性地在立交桥下悬挂慈善食物袋,以此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基本供给——“这比看一场没心没肺的比赛更有价值”。

正如Ultra组织Pro Fans所言,“德国足协和德国足球联盟的成功与否,不取决于德国能否拿到欧洲杯冠军,或者德甲俱乐部能否再度夺得欧冠。”

在他们心中,足球从不仅仅是竞技体育。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 ]